從廣州茶博會把脈2019年茶產業形勢

  如果將深圳茶博會當作中國茶界的春晚,那么廣州茶博會就是這場春晚的預演。如央視春晚早已成雞肋,我們已經不想再看,但不看卻又生怕失去點什么;作為中國最有影響力之一的茶博會也是如此,雖一年不如一年,但總得還要辦下去。

  主角就是主角,除了二層普洱專場,底樓和三樓精品區都有普洱茶的影子。
  我一直對中國做普洱茶的群體佩服的八體投地(五體肯定不夠),對他們的敬仰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能將不到云南百分之五的古樹茶放大到一萬倍,縱使全國茶人日日喝、夜夜喝都喝不完,他們定是用了當年周恩來向尼克松介紹的那款“糧食放大器”了,不然怎么會讓占云南茶產量百分之九十五的臺地茶銷聲匿跡了呢?
  人們喜歡阿迪達斯,世界上就不止阿迪達斯一家做“阿迪達斯”;
  人們喜歡香奈兒香水,世界上就不會只有一家香奈兒做“香奈兒香水”;
  人們喜歡喝老班章,云南就不止一棵古樹茶產“老班章”。


  云南的古樹茶資源明顯還沒完全開發利用出來,但哪怕再增加一倍的量也難以改變古樹茶(或高桿、高樹)僧多粥少的現狀。
  未來五年,普洱茶(當然特指古樹或好喝的普洱)依舊會是茶葉界最具活力、最有戰斗力的主力部隊,沒有任何茶可以替代。但源頭市場如同江湖幫派的地盤已經成型定局,不是你想進就能進,哪怕你花重金也未必能拿到好貨。
  金融普洱的泡沫已經在迅速變大,一時半會兒還不會破,但一定會破,如同臺灣大師忽悠大陸人的老茶一樣,只是時間問題(會專門寫一篇有關金融普洱的文章)。
  作為廣東人自己的主場,本土的紅(英德紅茶)、綠(河源、清遠、梅州綠茶)、青(鳳凰單叢)、混(柑普茶、陳皮)歡聚一堂。廣東人喝茶天下無敵,做茶(生意)卻不是太上心(普洱收藏家不算)。
  幾兄弟做的茶基本上都賣在家門口,英德紅茶除了珠三角有少量賣給了各地嘗鮮的茶客;鳳凰單叢是潮汕人的口糧茶,他們也是最大消費群體,特有的高香在近五年內也在全國各地培養了一批忠實的消費群體;小青柑的火爆帶火了新會柑普茶產業,使得溫吞很久的廣東第一寶——陳皮開始大放異彩;至于廣東綠茶真的是身在深山無人識,只是靠近廣西、江西那幾個地區自己玩玩罷了,很難融進高端的珠三角消費圈。
  此處總結一句,未來新會陳皮會火,但不能玩火自焚(會有后續文章深度揭秘)。
  在這個冬天能讓人著迷的,只有茶界兩大偶像派普洱+白茶,堪稱一哥、二哥。
  一哥場面最大,二哥緊追其后,從裝修的調調來看,倆哥們還是富得流油。一哥上面說了,且說二哥。在綠茶看來,白茶采下一曬一萎凋一烘干就完事了,加工比我們簡單,卻賣的比我們好,嚴重不服氣啊!我們一藏過年就完蛋,你白茶卻越存越值錢,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你綠茶還真別不要不服氣,全國980個產茶縣中有至少有970個產綠茶,誰稀罕啊!可白茶呢,大家只知道福鼎、政和,說起產量比一哥還少呢。魚塘的魚少,抓魚的挺多,白茶不火沒有天理,但是,商人重利輕工藝,如果不控制白茶綠茶化的不良勢頭,白茶幾年內必有一劫。
  曾幾何時,紅茶星火燎原之勢迅速燃遍全中國各大茶區、各大產茶縣,導致祖國江山一片紅,結果紅過了頭。一陣吹噓熱捧之后,塵歸塵土歸土,一切打回原形,回歸平靜。但畢竟前幾年打下的江山總要去堅守去鞏固,而經過幾年調教的消費者卻已經變得比白骨精還精,不要說貨比三家,他們可以貨比十家,他們既要茶好喝,又要價便宜,天下哪有這等好事啊!但,在衣食父母面前,比品質、比價格、比服務。
  反正一句話,未來幾年的紅茶市場很殘酷。
  烏龍茶最大的看點就是時不時在一潭死水的茶圈踢出一個令人咋舌的烏龍球。鐵觀音元氣大傷,內功盡失;永春佛手好似小家碧玉用不出門;漳平水仙時不時出去打工,認識好多城市;鳳凰單叢如梁啟超式的青年才俊,得到了不少人的仰慕追捧;凍頂烏龍隔海打牛,一直認為自己最厲害;只有武夷巖茶悶聲不響發大財。
  很多地方表示憤憤不平,TM的我們那里巖石比你們武夷山好,上面也種有茶,茶葉品質也很好,為什么就賣不出你們巖茶的價格呢?
  你還真別不服,天下制茶工藝集大成者莫過于鐵觀音與武夷巖茶。前者成就于做青,后者成就于焙火。武夷巖茶基本屬于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的角色,你愛買不買,我總共就這一畝三分地,走過路過的我一人一兩還不夠分呢。綠茶易仿,巖茶難學,鐵觀音輸在失去本真,而武夷巖茶至少還能保留完整的魂魄,況且還有天朝5個愛思(AAAAA景區)金字招牌罩著,日子還是比較好過的。
  但是,武夷巖茶低端貨的利潤會越來越薄,高端茶(依舊會是奢侈品)價格會越來越高。因為窮人要為不景氣的日子精打細算,而富人會為用不完的金錢為所欲為。
  作為茶葉家族老大,綠茶如同近兩年的股市一樣綠,很不景氣;不是賣不掉,而是利潤太低。你別看他們最忙,卻是壓力最大的一個群體。綠茶產區實在太大,品類實在太多,保質期實在太短,價格實在太透明,競爭實在太大。
  未來幾年的綠茶產業依舊會以價格取勝、會以質量取勝,依舊會是價格第一、質量第二。中國綠茶格局依舊基本是江南茶區做領袖,西南茶區做代工,其他地區做本地(綠茶是最能體現當地人喝當地茶的地域飲食文化農產品,當然不產茶的地方除外)。
  中國綠茶無論從品種繁育推廣、加工制作、市場營銷都是江南茶區占主導,而且由江南茶區的主要生力軍浙皖茶商引領著西南茶區的加工路線。誰的影響力大,誰的茶品走的越遠。
  這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浙江的龍井,加工點幾乎遍布了貴州、四川、湖北幾個最大的綠茶產區。這種現象既是好事又是壞事,好的是單品茶類的影響力越大、市場占比越大;壞的是會嚴重削弱原產地茶產業的發展,這是一柄雙刃劍。就如貴州的茶葉種植面積很大,但由于加工技術滯后、自我發展市場能力薄弱,一旦市場大趨勢不好(離開外來茶商的參與),就會嚴重制約當地茶產業的發展。
  我經常會說茶產業發展繁榮程度與產業品質成反比(特指綠茶市場),這句話可以理解為貴州綠茶的品質會普遍(但不是絕對)優于浙江茶品。
  關于綠茶可以總結成一句話:未來綠茶走向雖然還是以價格為主導,但歸根結底的出路還是要以品質來取勝,安全、好喝會成為最終的王道。當然不單是綠茶,也包括全部茶類。
  黑茶類除了熟普(我從不把生普歸類于黑茶)日子最好過外,其他都還是眼前一抹黑。如果說六堡茶還能仰仗南洋華僑支撐市場,雅安藏茶、湖北青磚還能靠邊銷茶旱澇保收,而安化黑茶的現狀就比較尷尬。
  作為湖南最大的產茶縣,擁有雪峰山脈、武陵山脈,冰磧巖、云臺大葉、七星灶等諸多優質元素造就的世界獨一無二的茶葉產區,安化黑茶相對于同樣具有獨特地理條件及獨特加工工藝的武夷巖茶來說,境遇簡直是天壤之別。自從當年熟普當紅時搭了一把順風車以后,就再也沒有風生水起的能耐了(當然,除了華萊健)。
  我幾乎喝過安化各大山頭的毛茶、千兩、茯磚、黑磚、天尖、薄片,總結出了安化黑茶一蹶不振的幾個原因(只是個人觀點而已)。
  一、粗老的原料
  我們絕大部分的茶都取嫩芽葉加工,而安化黑茶除了天尖,其他必需要用成熟粗老料才有那種安化黑茶獨有的風味。中國茶不管是自飲還是送禮,絕大多數茶客都沒有逃脫綠茶語境下的細嫩概念。喝慣了安化黑茶還好,若初次喝的或者送禮的一般很難接受,粗老、廉價貨是眾多茶客對安化黑茶的第一印象。
  二、“不討喜”的口感
  我倒是最喜歡安化毛茶,喜歡它的煙香和甘冽。由于制作過程中會采用趁熱揉捻馬上渥堆、七星灶烘烤的工藝影響,安化黑茶基本會有漚味及煙熏味。這是大部分茶客不容易接受的味道,就如湘西臘肉一樣,湖南人一天都不能少,很多地方卻吃不慣同樣道理。安化黑茶“湘味”太重,很難融進不同生活習俗的圈子。
  安化人應該早就知道上面所說的道理,于是安化黑茶祭出最大的賣點就是“養生牌”。于是,一時間安化黑茶被吹成一切茶類里面最保健、最防病的“神茶”。但是茶畢竟不是紅牛、不是打點滴,一喝馬上見效,又加上反偽科學的興起,使得人們對茶有了正確的認知后變得越來越理性。所以,安化黑茶市場逐漸變冷。
  說到底,其實安化黑茶的市場本來就沒這么大,前些年大躍進式的盲目發展形成了泡沫,有太多人在吃一塊大家認為很大其實并不大的蛋糕。所以,經營者都感到難以填飽肚子,安化黑茶必須要有一次大洗牌后才會有新的生機。
  黃茶,不知道為什么要放進六大茶類?這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可以忽略不計的小眾茶,小到隨便一個綠茶單品可以壓垮它、小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茶客都不認識它。于是黃茶開始綠茶化,如霍山黃芽等一些黃茶追求綠茶的清香以吸引客戶,不然沒有太多人買賬。其他一些黃茶只能在原產地狹窄的空間、被綠茶包圍的夾縫中勉強生存。
  黃茶,若不是六大類茶的標準給它罩著,早就黃了。
  至于專治“有錢缺智商”的“老茶”還是有一定市場的,只要你敢賣,就有人敢買。
  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大環境不太好,經濟太疲軟,官方管控矯枉過正導致了消費力后勁不足。
  套用一句官話,2018年是最難過的一年,而2019年將會是更難過的一年。
  但不要灰心,任何牛市都有熊股,任何熊市也會有牛股,大家努力吧!
  2019,中國茶產業從業者們加油!
責編: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薦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