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王心:你消費的不是茶,是我

心哥導讀:
  “賣身”不丟人,丟人的是賣不出去
  賣不出去也不丟人,丟人的是賣出去了又被退回來
  這是一篇我“不滿意”的《外灘畫報》專訪,原因是作者把“瞎”聊天的內容直接寫進了文章,寫的太真實,太真實了就不那么“美”了
  糾結了很長時間我還是決定推送給你,最佳的人生狀態應該是真實,越真實越可愛,你說那該多美呀
  文章太長,刪掉了圖片,在此對攝影小武表示歉意
  好了,鐵桿心友沒事瞎翻翻吧
文:王子燁、林錦
攝影:小武
編輯:吳慧雯
  茶人王心先生在網絡上的名號很大,算是個發起于網絡上的紅人。他懂茶,更懂人。微博ID茶人王心粉絲量113萬,經營的微信公共賬號訂閱數將近6萬。在網絡平臺上,王心不僅寫普洱,寫得更多的是和普洱相關的生活方式,以及審美方式。在王心看來,其實一泡茶湯的好壞并沒有那么重要,喝茶主要是“為慢生活提供一種道具”。王心在2013年春天才正式創建了自己的普洱品牌“藏歲”,全部網絡營銷,春茶上架5天便銷售一空。
  王心并不是最有資歷的藏家和賣家,但他的數字化營銷功夫在傳統普洱界堪稱一流。
  北京樂成公館有一個小小的門臉隱藏在嘈雜的底商中,它沒有名字,只在木質的大門上掛著門牌號106。這是一間不到100平米的小茶室,但令人印象深刻。不僅因為它在鬧市中獨守清凈,也因為這里格調古樸、雅致,像中國的唐宋,也像日本的京都。推門而入,三根金絲楠木柱子將一間稍小的廂房與中廳分隔開。一張老鐵梨木的茶桌擺在茶室的黃金分割位置,主座后方的墻上掛著國畫家傅抱石的“聽泉圖”。這里隨處點綴著茶藝師海霞特意為我們準備的插花,錯落別致。據海霞說,無論是茶桌的樣式、圈椅的比例,還是從家具、布局到擺件,全部由心哥設計定制。而王心本人的審美來源是宋畫,很多設計直接從宋畫中Copy而來。
  這里便是王心的“鳳凰茶事”,它不是茶館、不對外開放,是朋友喝茶的半私人場所,也相當于“茶人王心”審美趣味的實體展示店。
  茶葉的被動“饑餓營銷”
  王心喝茶不過七八年的時間,此前他“9年軍旅生涯,9年商場浮沉”,后來逐漸退休生養,淡出商場專心喝茶,據說,當年他是普洱圈內著名的老茶藏家。至于為什么是普洱?坊間傳說他愛上了一位做茶的姑娘,戀情未果茶卻留了下來。也有采訪說,自從喝到一泡宋聘,王心便離不開此道。提到這些故事,王心哈哈一笑,“都對,都有。”
  2013年年初王心動了做茶生意的念頭,從“藏家”到“賣家”聽起來順理成章,但真要跨過這道門檻,王心仍然非常糾結。因為,“賣茶,拉不下臉啊!”3月,王心開始到云南山里收茶,沿著瀾滄江,從西雙版納、林滄、普洱、大理、騰沖到虎跑山,在云南茶山走了兩萬五千里路。4月,王心開通微信公共平臺,直播茶山之旅。
  賣茶以前,王心是“收東西”的,誰得了塊好茶都會找王心沖泡、品鑒。“就好像你找到了一條野生大黃魚,但你不會做,那你得找個好人家來做。我當年就是這個‘好人家’。”可自從賣茶后,王心開始送茶。“口碑是分享出來的,品牌是送出來的”。王心在山上做茶時,把茶樣包成10g、20g的小包裝,熟人每人送一點。各方反饋大好,又紛紛在微博和“朋友圈”發布試喝體驗,于是,第一款王心定制的茶——“藏歲”上市。
  采訪中,王心糾正著記者口中“普洱賣家”這個說法,他說他賣的是“云南茶”:“普洱的門類太窄啦,現在生意不好做。”區別何在?王心介紹,普洱只是種工藝,太窄,也不夠專業。他做的是云南茶青,“用云南生態茶樹作原料,‘白灼’就是白茶,‘紅燒’就是紅茶,‘清蒸’就是普洱。”在他看來,茶只有一種,但各種不同的工藝形成了茶的不同分類。
  他的經營思路很清晰。從品牌構成上劃分,他有走青春路線的“小茶婆婆”,也走藏家路線的“藏歲”。而從口味上來分,則有“普洱老茶”、“茶人王心定制”、“茶人王心監制”、“茶人王心選茶”幾個系列。
  其中“藏歲”是“茶人王心定制”的主打,取意“收藏歲月”。從選茶、收茶、制作、包裝到上市,都由王心監控。“藏歲”并沒有圈定某幾棵古樹,每年的味道要隨著王心采茶的情況而定,“這既要看茶樹它老人家的心情,也要看我的心情。”
  “藏歲”并不標榜自己是純料茶,在普洱界,一直有“純品”和“拼配”之爭。王心說,這個問題回答起來挺龐雜,但簡單說來這世界上并沒有純料,所以真正的標準應該是“口味、風格、品質”。在王心制做茶的理念里,“純”不值得追求,“就像真正好的白酒,都是勾兌的。真正好的葡萄酒,也很少是單一葡萄。能做最純的茶的人,是茶農,不是我。”
  但“口味”和“風格”該如何量化呢?王心說,無法量化,有等級,但沒有標準。“所有買‘藏歲’的人,都是出于對我的信任,他們能喝出差別嗎?其實并不重要。只有一個東西是有價值的,就是人文關懷。我能賦予這片樹葉更多內涵,更多茶余飯后的談資。所有的品牌故事都是這樣。”
  去年“藏歲”春茶上架5天內便銷售一空,而今年,王心的目標是不上架:在沒做茶之前就賣完了。“明年您先交錢,我再上山收茶,我做多少,是由賣多少決定的,以銷定茶。”這手段在商業上叫饑餓營銷,而針對茶來講,王心說實在是因為產量太低。“藏歲”去年春茶銷售了一噸,王心不打算提高產量。茶青就那么多,找不到優質的茶青就不做。王心對“藏歲”的要求很高,從品質角度講他要對自己負責,從產品角度講,“藏歲”是王心最看重的品牌,不為賺錢只為賺吆喝賺名氣。王心的商業邏輯是這樣的:“藏歲”的知名度有了,往下做,他有走青春路線賣銷量的“小茶婆婆”;往上做,當年收的老茶現在升值空間很大,很多喝老茶的人開始關注王心。“就我現在的經營來講,新茶部分的利潤幾乎忽略不計,主要的利潤還是老茶。老茶一塊能賣到幾十萬,上百萬。”在采訪時,王心拿出一塊宋聘,標價130萬,編號No.19,前18塊2013年內已經售出。
  “沒有算計,只是隨波逐流”
  看到《外灘畫報》的攝影師,王心一邊調侃自己“上封面”,一邊又叫人拿來了一件紅絲絨西裝。“昨天和(趙)文卓兄聊天,說起有雜志采訪,他今天一早就快遞來了一套西裝……”王心把雪茄放到切格瓦拉的煙灰缸里,拿起這件紅西裝給記者看。
  而王心的名人朋友遠不止趙文卓一個。
  “王心先生,京城一雅士也,好古董亦好普洱,凡有朋相聚,總見其胖手持壺持龍鳳杯,縱有一抿,皆曰‘天下第一泡’也……”王心先生朗聲背誦著余秋雨的這篇小賦,然后笑著評論:“寫得挺好看的,寫完老師讓我裱了,還嫌我裱小了。這不要寫,寫出去會招人罵的,自己玩玩就行了……”話雖如此,在“鳳凰茶事”的一間小廂房,這個小賦在余秋雨老師來的時候還是會被掛起來。王心也在有意無意間說起,余秋雨老師多年來只給自己寫過類似的東西。
  當年喝茶時,王心是圈內有些名氣的普洱藏家,也經常參加一些業界活動,慢慢結交了很多像余秋雨這樣的茶友,現在他們也是老茶的主要買家。說到余秋雨筆下的“天下第一泡”如何玄妙?王心卻沒有渲染:“泡茶就跟做飯一樣,國寶級大師也是做飯的,有差距但沒那么玄。用《賣油翁》的句子來說,無他,唯手熟爾。就是手熟。”
  按照王心的話說,余秋雨是給他“背書”的人。
  王心所謂的“背書”,類似于宣傳。王心說:“人在社會上活著,最重要的就是有人給你背書。然后你自己混出江湖地位。你認識誰不重要,關鍵是誰認識你。”
  給王心背書的人中,不乏有話語權、有曝光率的名人。前幾天兩個朋友來找王心喝茶,一個是央視新聞頻道的主任,一個是新浪總編輯陳彤。陳彤落座便說:“心哥現在不同啦,寫微博、微信平臺都這么好。”王心擺擺手:“兄弟我在這個領域確實很牛逼,但我最牛逼的是你們都在給我背書。”陳主編邀請心哥開博客說:“你開,我給你首頁推薦。”于是,王心的博客第一天點擊量就有5萬。“你說,這和我有什么關系?都是他們在給我背書。”
  “為什么這么多人幫你背書?”面對《外灘畫報》的這個問題,王心笑了,他給的理由是:“做人,當年我很勤快,愛干活,朋友聚會都是我泡茶。而且我比較用心,而且懂規矩。”給茶人王心背書的“茶友”還有很多,諸如徐小平、張涵予、竇文濤、趙文卓等各界名人。
  在普洱藏家的圈子里逐漸有了名聲后,開始有人給王心“背書”,“背書”又讓“茶人王心”產生更多粉絲。好像是水到渠成,當“背書量”和“粉絲量”形成規模后,王心開始做茶的生意。“沒有計算,我走到這一步都是隨波逐流。”
  “你們消費的不是茶,你消費的是我”
  采訪前一天的凌晨3點,王心還在發微博,他通常下午才起床。這種“晚睡晚起”的作息似乎并不符合大眾對于“喝茶人”健康生活的想象。“我特別忙,基本上以一天一篇的速度在寫微信公共平臺,真快頂不住了。”
  微信平臺是王心最熱衷提到的東西之一,現在,他所有產品的包裝上都印著公共賬號的二維碼。王心現在最后悔的事是沒有早一點開發公共賬號,“早幾個月做的話,訂閱量不知道要翻幾番。”
  此前王心喜歡寫微博,但微信對他來說只是個發消息的工具。王心和他身邊的茶客中,玩兒微信太“非主流”了。以前寫微博時王心很注意保護隱私,“這事兒忌諱啊,你老曝光私生活,誰還敢找你玩?”
  直到去年4月上山收茶前,一個朋友問他,心哥,你開個微信公號吧,可以直播收茶。這時,王心忽然明白了這個游戲的玩法。“其實上山(收茶)可以是場秀,我就是要分享這場秀。”
  自此“茶人王心”的微信公號正式開張。“我的公共平臺從來不賣東西,不打廣告。”王心說,這個公共賬號將來肯定會有商業介入,但不是現在這個階段。“一個東西想要有生命力,它必須有商業價值。但價值這個東西你怎么理解?它不一定是錢或者實物,也可能是你的靈魂。”
  王心說的“商業靈魂”,大概就是粉絲對品牌的忠誠度。
  在王心的微信公號中,有和水均益的對話,也有評點李連杰和馬云的茶山之行。現在,“茶人王心”已經有56000的訂閱量,是該領域的翹楚。就在《外灘畫報》采訪的前幾天,徐小平買走了王心的一塊頂級普洱老茶宋聘,編號No.18。宋聘是頂級普洱藏家的標桿級追求,但卻并不是所有藏家都懂得如何泡制。于是徐小平干脆直接在王心這兒開片、沖泡,王強作陪。這段開泡原片的視頻被王心收到當天的微信公共賬號中,被幾萬人觀看。“片中出鏡的人物有兩個與前一段頗為火爆的電影《中國合伙人》有關,您猜猜是誰吧。”王心這么寫道。
  “你消費的不是茶,你消費的是我。”在采訪的最后,王心提到他的品牌核心時,如此總結。茶人王心并不想做大做強,理由是太累。“我追求‘小而美’,千萬別做大。你累,你身邊的人也累。”現在王心說他的愿望是讓“鳳凰茶事”的小姑娘們都高高興興的。“我老和她們開玩笑說,你們的工作就是把我照顧好,這也就是把客人都照顧好了。”
責編:深水魚
普洱茶品牌推薦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