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普洱茶界的才女佳人阮殿蓉

  專訪普洱茶界的才女佳人阮殿蓉

  專訪人物:阮殿蓉,女,1968年出生于云南昭通,回族,助理工程師,畢業于云南政法專科學校法律系和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研究生班。百年俊昌號的傳人。曾任云南振思鐵合金礦業有限公司(中外合資)副總經理、黨支部書記,1998年出任勐海茶廠廠長、黨委副書記,勐海茶業有限責任公司(現大益集團)董事長、總經理。現任云南六大茶山茶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勐海六大茶山古茶旅游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

  阮殿蓉系“2011-2020云茶產業發展振興規劃專家組”成員、普洱茶國家標準參與制訂者、全國茶葉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普洱茶工作組技術委員會委員、中國茶葉流通協會常務理事,云南茶葉流通協會副會長云南民族茶文化研究會副會長,云南普洱茶協會副會長、云南省茶葉商會常務副會長、昆明茶葉行業協會副會長、中華茶人聯誼會理事,云南茶葉協會理事,昆明民族茶文化促進會理事。

  “自古佳茗如佳人。”蘇軾的這句詩,用來形容阮殿蓉再合適不過了。在業界,阮殿蓉是個傳奇,有人稱她是品嘗時間的女人,有人稱呼她為普洱茶皇后,有人認為她是新一代“唯美主義的普洱茶人”。在“六大茶山”古樸典雅的辦公室里,這位普洱茶界的傳奇女子,向我們講述了她的普洱茶緣。
\

  人生若只初相見

  一個人與這個世界的特殊緣分,也許早已注定。談起茶,阮殿蓉說:我的母親早年在供銷社工作,她店里的那些日用百貨和副食品里,其實就有產自西雙版納的普洱茶。母親時常與茶葉打交道,那些來自云南南部的餅茶、磚茶和沱茶,讓母親的身上終年彌漫著淡淡的茶香。那是記憶中母親身上特有的味道,對我來說,那就是家的味道,是親人的味道。

  阮殿蓉的先生是茶葉世家的后人,為了解決兩地分居,1988年11月,她調到了西雙版納勐海縣工作,在人事局做公務員,先生做律師。她其實也很樂意做個小女人,那時的愿望,就是做一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守著一小塊情感的土地用心耕耘。原以為這樣波瀾不驚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可幾年以后的1995年,一紙調令,她被調到中外合資的云南振思鐵合金礦業有限公司做中方代表、第一副總經理,負責公司的籌建工作。也許是因為在鐵合金公司的工作得到了上級的肯定,也許是命運的節點注定要與茶葉有關,1998年,阮殿蓉被任命為勐海茶廠的廠長、黨委副書記,勐海茶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勐海茶廠是一家有著數十年輝煌歷史的茶廠,創辦于1938年抗戰的風火之中,曾經生產了不少后來被普洱茶人追捧的茶品,比如七五六二茶磚,比如云南七子餅茶。但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后期,隨著計劃經濟不再一統天下,勐海茶廠沒有及時主動去加以適應,導致企業嚴重虧損陷入困境,加之投資的玩具廠、機磚廠、啤酒廠失敗,更是傷了企業的元氣。

  “我接手勐海茶廠的時候,全廠賬面上只有8千元,但欠茶農的款項卻多達1500多萬。一個小女子,突然肩負如此重擔,夜里難以入眠。”阮殿蓉告訴我們說,她知道勐海茶廠要起死回生,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所欠茶農的款項。通過調查,她發現,原來勐海茶廠雖然擁有自己的茶園,但產量有限,難以滿足企業生產所需。因此,多年來,勐海茶廠的生產原料均依賴周邊的茶農,但是管理上卻有著明顯的漏洞,之前茶廠因為資金緊張,茶農交茶來多打白條,企業并未留下有說服力的存根,因此有一些白條,究竟是企業所打還是人為偽造,就難以辨別。所以,阮殿蓉到勐海茶廠之后,立即采取補救措施,堵塞漏洞,過去打給茶農的白條限期換發新條,所有新條皆有編號、數量、日期的存根作為依據,以“原單對底單”核對付款,杜絕一些人利用仿造白條領款的現象。

  當時,勐海茶廠的年生產規模為7500噸,但實際的產量只有3000噸左右,而且是以滇紅、滇綠為主,普洱茶的產量只有600多噸,只是勐海茶廠實際生產量的四分之一。阮殿蓉到勐海茶廠之后,帶著3個人用12天時間跑了勐海茶廠的幾個傳統市場,發現了一個怪現象,企業每生產一公斤紅茶或綠茶,就要虧損1—2元,而且滯銷,可是產量卻大,倉庫的存貨中就有大量過期的、質量不合格的紅茶和綠茶,而小有盈利并暢銷的普洱茶卻生產得少。也許是天有機緣,那時她恰好看到了臺灣出版的一本介紹普洱茶的書,是鄧時海先生寫的《普洱茶》。鄧先生在書中推薦的許多普洱茶珍品,竟然就是勐海茶廠所生產,阮殿蓉的眼睛一亮,知道了怎樣讓一個處于困窘中的茶業企業起死回生。

  調研回來以后,阮殿蓉迅速停產滯銷的紅茶和綠茶,并將紅茶和綠茶車間改造成為普洱茶車間,集中精力生產頗受歡迎的普洱茶。由于普洱茶具有越陳越香的特性,因此根本不用去擔心產品生產了賣不出去,即使是所產普洱茶第一年賣不出去,留到第二年出手,還會漲價。調整完產品結構之后,阮殿蓉提出重現勐海茶廠輝煌三個理念:重建勐海茶廠的企業文化,重塑勐海茶廠的企業形象,重鑄勐海茶廠的企業精神。做企業,沒有精氣神不行,但只有精氣神也不行。讓職工重拾信心之后,還要有更為扎實的舉措。為了能夠將一些傳統的制茶工藝傳承下來,她返聘了一些經驗豐富的離退休制茶師傅傳經送寶,想方設法把勐海茶廠數十年間積累的制茶經驗傳承下來,并發揚光大。

  產品結構的調整,以及對普洱茶文化的重視與挖掘,讓勐海茶廠迅速走出低谷,曾經被時光遮蔽的品牌重新煥發光彩,勐海茶廠所產的普洱茶擴大了市場的占有率,原本陷入破產邊緣的勐海茶廠,到2001年終于扭虧為盈,公司的經營額和利潤,也達到了92年以來的最好水平。
\

  難以割舍的茶緣

  勐海茶廠的幾年工作讓阮殿蓉終生難忘。在此之前,她很少喝茶,甚至弄不清楚紅茶和綠茶的區別,成為勐海茶廠的廠長后,工作的需要迫使阮殿蓉惡補了這方面的知識,短短兩三年間,她不僅掌握了整個茶廠的生產管理流程,洞悉了一個茶業企業的管理奧秘,而且還對普洱茶文化有了較深的了解和由衷的喜愛。唯一遺憾的是,阮殿蓉在面對勐海茶廠這個龐大的國有企業時,必須花大量精力來協調各種關系,這對性格直率的她來說,漸漸成為了一種負擔,于是心中就有了一個愿望:什么時候,按自己對普洱茶的理解,來做一家茶企?

  2002年,阮殿蓉率勐海茶廠走出困境之后,辭職來到昆明創辦自己的茶企,并把企業取名為“六大茶山”。之所以取這個名字,是阮殿蓉對普洱茶文化的了解過程中,得知六大茶山是普洱茶的原生地。清朝乾隆年間的進士檀萃在其《滇海虞衡志》中有這樣的描述:“普茶名重天下,出普洱所屬六茶山,一曰攸樂、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蠻磚、六曰慢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數十萬人。”

  當年,以“六大茶山”為主的西雙版納茶區,年產干茶就已達8萬擔。“六大茶山”,成為了普洱茶的代名詞。清人阮福所著的《普洱茶記》,數百字的短文,四次提及六大茶山。因此,2002年,當阮殿蓉創辦自己的茶企時,首先想到的企業名字就是“六大茶山”。這是一個靈光乍現的名字,對于一個普洱茶企業來說,六大茶山這四個字有著太豐厚的文化內容,它幾乎濃縮了整個普洱茶發展的歷史,將云南這塊土地上關于普洱茶的自然的、歷史的以及人文的多種因素融合為一體。

  做普洱茶企業,最大的快樂就在于能夠拼配和生產出幾款值得用時間去收藏的茶品,阮殿蓉把這樣的茶品看成是一個茶業企業值得自豪的作品。她針對江南六大茶山和江北六大茶山之說,采集了易武山、南糯山、邦崴山、攸樂山、班章山和倚邦山上的上等茶菁,生產出系列野生茶餅以及數十個品種的純正普洱茶,其中“佛海銀毫餅”和“六山春尖餅”兩個產品,2002年一面市,就因高品質被中國普洱茶國際學術研討會授予“普洱茶國際名優產品金獎”。也許是受益于阮殿蓉對產品衛生的重視,也許是得益于她對傳統制作工藝的堅持與發揚,短短幾年時間,六大茶山公司已經成為業界的一個品牌企業。

  天道酬勤,受惠于“六大茶山”這四個吉祥如意的文字,“六大茶山”成立以后,迅速得到發展,今天已經成為一家專業生產及銷售普洱茶、紅茶和綠茶的企業,并在鳳慶、勐海兩個云南茶葉的主產地建了完全符合食品生產標準的現代化茶廠,擁有位于西雙版納勐海縣賀開16200畝古茶原料基地和位于臨滄鳳慶縣岔河的一萬多畝有機茶原料基地,年生產能力已達15000余噸,并在全國20多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開設了一百多家經營部。“六大茶山”牌茶葉,也因過硬的質量,被中國茶葉流通協會評為“2005年三綠工程放心茶中茶協推薦品牌”,公司商標被云南省工商局評為“云南省著名商標”。“六大茶山”品牌被認定為“云南名牌”,“六大茶山”牌普洱茶,被云南省農業廳授予“云南名牌農產品”稱號。

  “這些榮譽的取得,既是肯定,也是鞭策和激勵,更是欣慰,說明我沒有辜負‘六大茶山’這幾個字,沒有辜負普洱茶千百年來積淀下來的文化。”采訪中,阮殿蓉如是說。

  文化主導未來

  與業界的其他茶人相比,阮殿蓉對普洱茶文化情有獨鐘。小到個人、企業,大到國家、民族,如果缺少文化,也就沒有持續發展的內驅力。阮殿蓉始終認為,企業文化是支撐一個企業持續發展的原動力,早在她擔任勐海茶廠的時候,就加大對企業文化的培育:成立勐海茶廠民族茶藝隊,組織人撰寫了勐海茶廠廠歌和以勐海茶廠歷史為主線的第一部云南普洱茶專著《普洱茶記》,拍攝《普洱茶香,勐海至上》專題片在云南電視臺播放……一系列文化舉措,提高了勐海茶廠的知名度。

  辭職出來創辦“六大茶山”以后,阮殿蓉在工作之余,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對普洱茶文化的挖掘、整理與弘揚中。2004年,應北京出版集團之約,她整理出版了《六大茶山》一書,收錄到“讀圖時代·茶說典藏”叢書中。在這本書中,阮殿蓉對六大茶山的歷史與文化進行了解讀,介紹了六大茶山的土質、地理與氣候,又對普洱茶的制作、質量的辨析作了較為詳細的分析與說明,對人們研究普洱茶的起源、了解普洱茶的歷史和成因,都有不菲的價值。此后,她對普洱茶文化的認識越來越深入,2005年,云南人民出版社又推出她的個人茶文化專著《我的人文普洱》和由她編著的《普洱茶再發現》。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普洱茶、喜歡普洱茶,她在《普洱壺藝》、《中國茶葉經濟信息》、《茶博覽》、《云南普洱茶》、《臨滄日報》、《版納日報》等刊物上發表了多篇文稿,并在《云南日報》上開辟有“說茶專欄”。2005年,她發表在《云南日報》上的《陳年普洱茶,時間的重量》一文入選云南省高中會考試題;其創業事跡被臺灣《新新聞》雜志、《香港商報》等多家媒體報道;作為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的唯一國內女性代表,“云南茶商阮殿蓉的創業故事”在中央電視臺《同飲一江水》以《獨特的魅力》為題播出。

  阮殿蓉說:“普洱茶是富有文化內涵的茶品,不能將它作為一種普通的商品來看待。在許多規模化產品一出廠就面臨貶值的今天,普洱茶卻以它特有的秉賦,開始它出廠以后成長的生命歷程。時間越長,品質越好。”所以,她說:“普洱茶是采天地之正氣,積歲月之磨練,得自然之造化始成的茶中圣品。它得益于時光的流逝,受惠于歲月的洗禮。從這個角度來說,優質的普洱茶,可堪稱為‘緩慢的藝術’,而非速成時代的產品。”

  在她的著作《我的人文普洱》一書中有這樣的表述:“事實上,我們在現實生活中追求快,是為了生活中更好地慢,我們的忙碌,同樣也是為了更好地休閑。然而很多人卻常常迷失于生活的目的,一味的快,一味的忙碌,仿佛不這樣,就不足以珍惜生命、珍惜時間,于是他們壓縮了睡眠,擠掉了休閑,犧牲了美食,讓自己成了一架上緊發條之后難以停下來的機器。”

  也許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阮殿蓉行走于家庭與事業之間,工作之余,她會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家人,留給孩子。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阮殿蓉不僅事業有成,而且還是父母的好女兒,公婆的好兒媳、丈夫的好妻子,兒子的好母親。在《陳年普洱茶,時間的重量》一文中,她這樣表達自己對普洱茶與親情的認識:“我每每面對那些數十年的陳年普洱茶餅,總是熱淚盈眶。我總是想,那個為我在幾十年前準備茶的人,我跟他是否有著一種命定的機緣?”

  當一位茶人敞開心扉,把自己對普洱茶的深情厚誼如此款款道來,不由得引起傾聽者無限遐思,這該是一種怎樣的情愫?文如其人,阮殿蓉女士也正是一位芳韻永駐,文氣十足的女子。她的美就像普洱一樣,有著歷經時間而不衰的力量。細讀阮殿蓉女士的作品,或茶香,或茶事,或茶地,或弘揚普洱茶文化,或折射人生哲理,盡管取材不同,但都傾注了她對普洱茶濃濃的情感,辭藻平實卻不乏優美,既有女子的溫婉動人,又有男兒的大氣磅礴,字里行間都流露出對普洱茶,對普洱茶文化的感悟與深情。
\

  對話,普洱茶界才女佳人

  筆者:普洱茶產業的發展并不是一帆風順,既有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以來的迅速發展,也經歷了2007年的業界寒冬。請問阮總,您對目前普洱茶產業的發展有什么建議?

  阮總:為了更好地發展普洱茶,我覺得有幾方面的事情是需要做的:

  一是國家和相關科研機構制定強制性的國家標準,但是在茶多酚的含量和水浸出物的含量的制定上需要改進。

  二是應該建立完整的新聞發言人制度和緊急預案制度。像2007年普洱茶出現的那些問題,要是能有完整的新聞發言人制度,就可以及時出來發表聲明,結束混亂,這樣更利于整個普洱茶行業的發展。

  三是在云南茶產業上,相關部門和協會應該整體策劃和包裝普洱茶滇紅滇綠花草茶,創立云南茶葉的營銷優勢。只有把這塊蛋糕做大了,才有得分。而不是企業各自為營,只推廣宣傳自己的品牌,例如普洱茶是我們云南特有的,我們要做的是宣傳整個普洱茶品牌,讓更多的人來認識普洱茶,喜歡普洱茶,就像我們云南的煙業和糖業,就是通過整體的產業策劃才發展到今天的繁榮局面。

  四是應該在規范整個茶葉市場上做文章,現在茶葉市場門檻比較低,誰都可以做,但是這樣也會產生一系列的問題,應該整體打造,加大監管力度。

  筆者:聽說你們公司在設立兩項基金的同時還計劃打造一個古茶莊園,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嗎?

  阮總:是的,為了回報社會,我們在公司成立十周年慶典的時候設立了“朝陽基金”和“夕陽紅基金”兩個基金。夕陽基金是為了照顧勐海縣勐混鎮賀開村委會里那些老無所依的人,而朝陽基金則是用于救助賀開村范圍內的孤兒和貧困學生,并對小、中、高在校學生的優學者給予獎勵,同時也對在校的貧困大學生給予資助。在當天的慶典晚會上,公司各經銷商和公司的茶友紛紛慷慨解囊,共同捐贈了40多萬元。之所以要倡導設立六大茶山朝陽基金和夕陽紅基金,是因為我一直覺得,一個企業發展了,就必須對社會有回報。多年來,我一直有個夢想,就是想通過茶業企業的帶動,讓那些純樸而貧困的茶農,能夠有更豐厚的收入,過上富足的日子。

  賀開莊園的開發,也許能夠幫助我實現這個夢想。2011年6月,六大茶山公司與勐海縣簽定了開發勐混鎮賀開古茶山的協議。賀開古茶山是西雙版納、同時也是目前世界上已發現的連片面積最大、密度最高的古茶園,總面積達到16200畝,古茶樹超過200萬株。但是由于與外界缺少溝通,在賀開山上生活的拉祜族同胞至今仍然過著貧困的生活,許多人一輩子就生活在茶山上,連山下不遠的縣城也沒有去過。我希望由六大茶山公司負責的賀開古茶山旅游開發項目,能夠帶給這塊土地上的拉祜同胞更多的實惠,讓他們也能像山下的人一樣,享受社會進步帶來的幸福與快樂。

  世界茶樹原產地在什么地方,多年來中外學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眾說紛紜。不過越來越多的中外學者根據多學科的綜合考察研究,認為茶樹原產地在中國云南。賀開山上的那些古茶樹,就是茶葉生長演變的活化石,有必要加以保護。所以,賀開古茶莊園建起來以后,將是一個世界級的古茶園區,更是一座展示云南茶文化歷史的生態莊園。

  筆者:您認為要改變目前普洱茶市場稍顯混亂的局面,應該做哪些努力?

  阮總:我認為應該重視內力和外力的作用。外力是指相關政府部門、社會行業組織的規范力量。政府可以加大監管力度,支持企業的發展,協會可以團結統一凝聚會員,更好地為成員服務,為產業服務,同時加大媒體宣傳力度,并且把宣傳做精做強,讓宣傳達到比較顯著的效果。而內力則是企業要練內功,要自律,在質量方面,要從原材料到加工各個環節都嚴格把關,不斷創新,不斷研究,提升普洱茶的品質,這樣才能鞏固和擴大普洱茶的消費人群。

  結語:

  采訪結束后,我們想起了阮殿蓉女士曾在文章中寫道:“陳年普洱是時間的醍醐,是光陰對細節的耐心雕鑿;陳年普洱,更是一種在時光流逝中的靜默,在這種靜默中,生活上升為藝術。陳年普洱還是一種頓悟,是一種用時間去完成的修行,是茶禪一味最好的注釋。品陳年普洱就是品味漫漫人生。”

  “來來往往的功名利祿,沉沉浮浮的榮辱炎涼,原本都輕于鴻毛與浮云。只有時間,才是真正的智者,它讓心靜了,讓志清了,讓理明了。在淡泊與寧靜中,時間積淀下了黃金和珍貴。越陳越香,是普洱茶最為獨特的風味與特色。越陳越香還啟迪了人生。一個人,一個在人生里不虛度光陰的人,同樣是會越上年紀越有魅力的。”

  是啊,多么好的詮釋,這位洋溢著濃濃書卷氣的文女子,也必定會像普洱茶一樣,在時光流轉間散發出無盡的風采與魅力。(作者:唐自波)

責編:ahao
普洱茶品牌推薦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宝宝游泳馆赚钱吧 南京打的什么麻将 冻货批发赚钱 4u彩票苹果 赚钱养仓鼠 如何利用过年赚钱 捕鱼平台注册送分活动 美容上门服务赚钱吗 刺客信条起源赚钱币 湖南麻将规则教学视频 terraria怎么赚钱 新天地娱乐苹果 北上广深哪个跑外卖赚钱 地下城勇士官方网站 抖音短视频接任务赚钱 新媒体写文章赚钱吗